当前位置
主页 > 遗产争族 >
如何评价日剧《绝叫》?
2017-10-15

  《绝叫》改编自叶真中显的同名小说,故事的开头警方于东京的国分寺某间公寓中发现了名为“铃木阳子”(尾野真千子饰演)的女性尸体,这具尸体虽然被判定为“孤独死”,然而女警官却认为有所不妥,经过深入调查,她一步一步了解到铃木阳子走过的人生轨迹,最后发现了阳子令人毛骨悚然的犯罪事实… 看了知乎热搜第一的骑车逆行的小伙子的痛哭,突然感觉社会相似的毛骨悚然。

  备受宠爱与偏爱的弟弟,饱受冷落和忽视的阳子,一尾磕碜又孤独的金鱼。才第一集,仅仅才第一集,那个女孩子就已经这么苦了,这让人感到很压抑。

  我一开始不明白“绝叫”是什么意思,弟弟死去的时候母亲绝望的野兽般的嘶吼,或许代表了这个剧名的其中一层含义。

  而开篇阳子的孤独死让我以为肯定又要说什么社会保障社会福利之类的社会性话题,却也并没有,阳子曾经的同事在被警察问话时说的那句,让人害怕的并不是一个人孤零零的死去,而是一个人孤零零的死去了却没有人察觉,一句话便道出了独居者最终孤独死去的悲凉。

  旁白是很抓我的一个点,冷静,甚至于可以说是冷淡、冷漠的声线,毫无波澜,也毫无感情,阳子不堪入目的死状、令人唏嘘的家庭环境和生活状况、她的努力她的不甘她的苦闷她的绝望,都无法打动那平静到近乎冷血的旁白声线。反差强烈到令我不得不注意。

  第一集结尾终于抛出阳子牵连的一系列事件的一丝头绪与线索,让人很是期待后面的表现。

  社会和生活真的是很不讲理啊,会把人彻底变个模样。那个挣扎着求生拼命着生活的“平凡又没有存在感”的铃木阳子,终于被生活扭曲着慢慢变成在她死后侦办她案件的警官口中的“世纪的恶女”。

  她被芳贺的糖和鞭子吃的死死的被芳贺玩弄感情,为了业绩给自己买不必要的保险甚至不惜陪睡,她借钱维持着自己摇摇欲坠的生活,她心怀希望相信一切都会朝前发展,到头来却并没有变好,依旧被社会毫不留情地抛弃,除了一身债务什么都不剩了。

  我很难释怀的是铃木阳子应三美市政委员的邀请去看母亲,生活拮据的她本就无力负担母亲的生活费,可是过了这么多年了,母亲再看到她,看到那个拼命生活却依旧平凡的她,表现出来的轻蔑、不屑和厌恶依旧那么明显,明显到刺人。她几乎是赌气的、逞能的、以近乎敌对和报复的姿态,接受了赡养母亲并支付她生活费的请求,这也许被阳子自身视为是向母亲的复仇,母亲这些年来的蔑视与轻贱,让阳子在答应赡养她时强撑着的那副居高临下的姿态显得无比应当。

  后来阳子脱下了西服和风衣,不再做普通的上班族业务员,成为了风俗场所的“麻里爱”。麻里爱比阳子漂亮许多,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但是生活依旧没有好起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家暴她的同居男友让她的生活依旧暗无天日,而成为了麻里爱的阳子,依旧在挣扎着妄图跳出那个幽暗的鱼缸。

  阳子终于迈出了那一步,终于迈出了向“世纪的恶女”和“凶恶的连续骗保杀人犯”的那一步。自此便再无回头的可能了。

  她拼命地想要从礼二那方幽暗的鱼缸跳出来,拼命地想要寻求一线生机,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她只是从一个幽暗的鱼缸跳进了另一个幽暗的鱼缸。

  唏嘘的是,阳子回到三美市,对着已经患上痴呆症的年老的母亲哭诉自己一路走来的苦痛、牺牲、伤痛、绝望的时候,母亲毫无回应,只是无意识的说出了想念弟弟的话——就像许多年前阳子还小的时候,母亲也是这样无视她,满心满眼只有弟弟。

  其实阳子从来没跳出家庭的母亲的鱼缸,从来没有过,那方幽暗的鱼缸是她对母亲对弟弟对家庭对爱的执念造就的,她终其一生也跳不出去,只能一生都拼死在这自我铸就的牢笼里挣扎,只能到死都在自己选择的跳出一个个鱼缸的错误道路中煎熬和堕落。

  同我想的一样,阳子没有死。她拼尽全力挣扎了这许多年,她怎么可能就那样悄无声息地死去。

  她杀了神代,带走了他们一起骗来的巨额保险金;她杀了当年一起在风俗业工作的橘堇,让橘堇成为了最初被发现的那具孤独死的腐烂尸体;她抛弃了母亲,抛弃了过去的铃木阳子,继续在世间挣扎。

  阳子杀神代的时候,神代望着她,说出了和当年阳子还是个小女孩子时送她金鱼的老板说的一样的话。要笑着活下去啊。我那一刻甚至在想,也许神代并不只是要利用阳子,或许就像他刚遇到阳子不久时说的那样,他真的爱上她了。

  阳子约来曾经一同在风俗场所工作的姐妹橘堇,当初的她是羡慕橘堇的,橘堇母亲留给橘堇的护身符,令她羡慕不已。凭什么。大家同是弃民,凭什么橘堇会得到母亲的爱而自己却没有。凭什么。阳子杀了橘堇,成为了橘堇,却也不可能是橘堇,御守里的爱意,从来都不是她的,也不会因为她成为了橘堇就变成她的。

  而我最心酸的,却是阳子带着痴呆的母亲来到崖边,狠下心想要掐死母亲的时候,却依稀想起年幼时母亲抱着她的场景。阳子松开手,痴呆的母亲,叫了阳子的名字。或许母亲也爱过阳子。母亲死了,是自己坠下山崖。那一刻,阳子抛弃了母亲,也抛弃了曾经的自己。

  我总在想,“绝叫”到底有什么意味。或许是母亲在见到弟弟尸体时绝望悲伤的嚎叫,或许是穿着校服的阳子在河川边不甘的叫喊,或许是阳子在举刀刺向神代时近乎歇斯底里的大叫,或许是母亲坠下山崖时阳子的呜咽,也或许是许许多多个她拼命挣扎的时刻下无声的沉默的呐喊。

  她拼死挣扎着逃脱过许多幽暗的鱼缸,也终其一生都没逃出过那个她自己造就的鱼缸。

  这部剧只有4集我看了整整两周,因为看起来太痛了。对于生活平稳又安定的人,大概觉得这部剧只是描写一个社会边缘人的杀人狂女主的变态心理,跟东野圭吾的本子一样,只是为了猎奇或者为了揭露人性阴暗面而创造出一个魅力又冷血的女人角色,还带着从无聊又不起眼角色到世纪恶女的反转,从剧情上来说仿佛很老套。

  我看到的女主,并不是什么真正的恶女,她只不过拼命挣扎着,试图去恢复自己心中的正义和秩序。

  面对自己母亲像一堵石头墙一般,无论阳子怎么哭叫呐喊,哪怕是把墙用手锤的血肉模糊,都没有一丝回应。

  在对母亲诉说自己为了赡养她而被公司开除,去出卖身体,去杀人骗保,妈妈心中却只有弟弟。

  让我觉得悲哀的是,那么多年了啊,那么多年。阳子已经是个三十多岁的成年人了,母亲也已经变得白发苍苍。阳子却依然那么渴望,来自母亲的认可,希望自己能被母亲看到。

  作为子女,我们一定要做到这一步吗?如果有一个无论如何也不肯认可你的父母,我们真的要赔上自己的一生吗?也许吧,如果自己的母亲无论自己做什么,都不会爱自己的话。如果世界上,有人被无条件的爱着的话,那阳子的人生算什么。为什么阳子非要经历这些?为什么一定要接受这种不公正?

  在被母亲无视之后,阳子心中最后一丝幻想自己能被母亲看到的希望,彻底破灭了。她接受了这种不公正。“原来束缚我的不是母亲,是我自己,一直在束缚着她啊”。阳子放弃了,也输了。这也许是真正的绝望,我们和父母,从来都不在一个平等的对战平台上。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都要被对他们的渴望和期待,对他们的信任和依赖,被他们的无情和冷漠支配着。

  直到。她们老到,虚弱到,变成曾经弱势的我们。阳子最终还是没能掐死母亲。吊诡的是,作为一个孩子,在你没有打倒父母的能力的时候,你所有的要求,是不可能被正视的。而当你终于绝望,不再期待,不再幻想得到他们的爱,当你终于变得冷酷和死心的时候。父母才会真的输给你。人啊,也许只有真的变成能被别人需要的人,你的需要才会被正视。当阳子终于理解了她妈妈时,这份理解,才最终得到同等的回应。

  这个世界,对弱者,从来都是残酷的。当你发现你一辈子拼命追求的东西,别人可能一出生就有了。面对这种不公平的现实,你要怎么做呢?哭着祈求和表达自己的渴望,还是绝望的挣扎等到自己有能力的时候,把所有的愤怒不甘仇恨发泄到那些曾经伤害过你的人身上践行自己的正义?也许这两种,都会让人下地狱吧。

  刚看完大结局。《绝叫》剧情很紧凑不拖沓,女主角演技很好,不看演员表根本看不出她是完美的离婚的女主,完全是两种风格。很出色的灵魂演员了。

  《绝叫》很阴暗,很丧,却又看完不会抑郁,导演真的很有天赋,是值得看的一部日剧。

  这部剧里,没有一个人是幸福的,无论是早年丧子偏爱儿子的阳子母亲,还是一生都命运多舛,不被人疼爱,被嫌弃的女主,一生作恶的神代先生,被当做牺牲品用来交换的那些流浪汉,抑或是那些,年纪已经大了,却不得不为了生存而出卖自己肉体和灵魂的妓女。每个人各有各自的不幸。按照剧中的说法,我们把它叫做世界的“弃民”。

  这些被世界抛弃的人们,真的不配拥有幸福和快乐吗?最终结局篇,我真的希望女警察没有找到女主,虽然最后女主也变得阴暗了,但是我认为这被嫌弃的女主的一生应该在最后有一个平静的结局,我以为他赢得了人生的曙光,但是最终她还是输了。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女主也真正的解脱了吧。

  女主最后获得自由的那个凌晨,景色真的很美。我也私心想让她真的获得新的人生。

  刚刚刷完第三话,完全可以理解阳子的痛苦,就是那种对生活的绝望,想跳出来却跳不出来。被命运勒住脖子,疼但是也没有人可以诉说。

  给阳子的人设就是36岁 没有朋友 性生活混乱 低学历的人啊,最后还是故意杀人犯的从犯。

  虽然无法理解为什么,是什么导致阳子一无所有。但是这个就是所谓的社会弃民吧。

  我也理解她深入沼泽的痛苦,虽然我不害怕死亡。能够在醉酒中快乐地被汽车撞死我觉得真得不赖。

  这种剧很现实吧,但是也是阳子自己作的,选择成为应召女,为了挣下一口气去给母亲生活费;我觉得如果混不下去了,没必要还要在东京,小县城也是可以的呀,盲目地轻信地去卖保险。

  熬夜刚追完,烂尾就和死亡笔记的结尾一样,呼应法网恢恢逃不过良心和法律的制裁。呵呵!

  想起了白夜行,都是原生家庭造成的悲剧。孩子从小太缺爱了,容易走两个极端,特别容易感动渴望被爱容易被渣渣骗,彻底的独立坚强不对他人抱有希望,好好自己爱自己。阳子好像两边都占一些,所以才会不断遇到渣男,又不断的反抗杀死渣男。

  希望天下所有父母都是因为喜欢孩子才生下她们,既然生了就要好好爱护她(他)们弱小的身躯和脆弱的心灵。

  很多罪犯都是来自一个不健康的家庭和幼稚或残酷的父母,希望负责成熟的人才有资格为人父母。

  第一话,女主角小时候被妈妈瞧不起,妈妈偏爱弟弟,后来弟弟出车祸死了,爸爸又欠债跑了,房子被收走,为了赚钱,换了保险相关工作,为了业绩只好出卖身体

  第二话,女主角出卖身体被公司发现,丢了工作,只好去风俗店出卖肉体。找了个渣男,受家暴。被绑架,认识了邪恶组织头目,计划联手杀夫骗保险

  第三话,杀完一个,又要杀第二个,然后要杀第三个,这辈子跑不掉了。女主角的妈妈老年痴呆了,还喊着想见弟弟,女主角打算改变命运

  第四话,女主角跟下一个倒霉蛋联手杀掉邪恶组织头目,杀掉熟人用来调换身份,杀掉妈妈用来掩盖真实身份,在家乡开了咖啡店,等待着有人认出自己

  太难过了。“让我难过的并不是一个人孤苦伶仃地死去,而是一个人孤零零地死去却无人察觉。”以下严重剧透。

  我不认为这部剧的败笔在于,从第一集就能推断出最后阳子还活着,而且就在Miss Violet店里,相反,这点相当成功。我们可以预测结果,甚至隐隐知道她偷天换日,但对阳子经历的一切一无所知,我们不知道这个看起来不太聪明存在感低低三下四被嫌弃了30年的女人,怎么就跟骗保人产生了关系,怎么就变成了世纪恶花,这也是为什么女警察不肯放弃一路追寻案件,甚至一年半后像有心魔一样再去那个店里喝茶,编剧就是希望我们能去了解阳子啊,天下没有平凡的女人。

  有人说,阳子杀人后精心策划一切为了活下去,完全可以整容、出国,彻底逃离一切,不明白为什么留在三美市。我觉得还是没有用心去解读阳子吧。全剧让我最难过的是金鱼这个意象,她代表了阳子,从渴望得到认同,从寻觅自己的同类,从努力融入社会,直至偏离轨迹后,依然勇敢的与命运抗争,她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全剧最后,女警察在Miss Violet店里看到阳子的背影后,完全凭一种像是宿命的感觉认出阳子,那不是“终于抓到你了”的大快人心,而是“终于找到你了”,夹杂着震撼、难过、揪心却仿佛一切都尘埃落定。

  女警察在阳子身后说:“其实我从来没有见过她,不过我一直在追查她的下落。铃木阳子,我找你找了好久啊。”

  阳子听到自己的名字,猛地停下手里的工作,此时内心独白:“铃木阳子,本以为再也不会听到这个名字。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其实很想被别人找到。”她缓缓转过身:“一切终于可以结束了(此时是难过的表情)。这下,总算能结束了(转为解脱的微笑)。”悲壮的小提琴声响起,最后一幕,一个大鱼缸放在一整面都是窗户的地方,里面数条金鱼沐浴在阳光下,阳子的金鱼游荡其中,就好像她终于像其他人一样正常的生活了。可经历过这么多,她以为是恶缘的亲情爱情友情塑造了她,她拼命挣扎向不公的命运索要一席之地,不惜将过往联结统统斩断借此重获新生,但也因如此,她在人群中更加孤独绝望,因为阳子拼上性命经营的生活、看似与普通人别无二致的生活,却是以他人名义苟活的人生,多么讽刺。如果一年半前母亲没有推开她、没有以死进行最决绝的抛弃,或许那样的她会选择远走高飞。其实在阳子内心深处,孑然一身是不完整的,孤独导致对未来充满不安,不安逼得她想要叫出来,哪怕还有一个人没有忘记阳子,有一个人真正需要阳子,有一个人认真翻阅过阳子的人生,都是对“阳子的存在”做出的最大认可。所以当被女警察找到并叫出名字的一瞬间,啊,铃木阳子,你终于不用再流浪了。

  整部剧的人物都活在同一个时代的阴影下。有影评说原声家庭影响一个人的一生,我认为有道理但片面。剧里所有角色都出生在昭和年间,引用一段对昭和年的介绍:昭和是从1926年底到1989年初六十多年,是日本历史上最动荡的时期,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以及最后败战就在这段时间;战后重建经济以及经济高速增长也在这段时间;出现泡沫经济使得日本到现在依然萎靡不振还是在这段时间。而泡沫经济的崩溃就在昭和刚结束后不久的1991年初,所以对日本人来说,“昭和”这个词有着很重要的意义。阳子爸爸欠债抛妻离子、阳子妈妈对学习好的儿子宠爱有加、神代自己、神代口中的弃民等等,无一不是时代悲剧。

  最后,其实我认为编剧可以处理的更好。绝叫,无声胜有声,当阳子看到假老公的尸体、拔刀刺向神代、最后试图掐死母亲时,如果能表现出声嘶力竭的状态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会更绝望,像那只金鱼,在寂静中把“请救救我吧”呐喊得那么撕心裂肺。

  这部剧简直像是为了N➕松子的一生➕白夜行,但非常精彩,一环扣一环,没有太拖拽没用的情节。日剧拍这种丧女主总是很带感。 这次女主的选角确实加了不少分,主要是没有特别明显的风尘感,也不傻白甜,演技不着痕迹,几次转变过渡的都很自然。女主长得居然有几分像吴昕。。。。还挺有亲切感的。总之是比较有匠心的作品,喜欢这类剧的一定要去看一看。

  看了别人写的回答,说烂尾,我认为这是没有真正看懂这部剧,这部剧要说的内核其实是存在感。

  孤身一人的母亲失踪了,没人在意没人知道;女主从小到大被母亲嫌弃,当不存在。

  女主结局在原来的家开小店,就是想要这份存在感而已,当警察第一次到店里时,导演给了个唔住不表的镜头,当时我猜到结局了。

  这很符合日本的国情,新闻里报道过日本老人独身在家死亡很久都没人发现,当然也有年轻人追逐着这个存在感,网络万象就是很好的典型。

  昨晚到现在,看完了这部有点类似《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的日剧,女主的设定又有点像《都挺好》里面的苏明玉。但是苏明玉活成了阳光明媚而且事业有成的样子,而铃木阳子则一步步被生活压垮变成了应召女,杀人犯。为啥差距这么大呢?

  据我的观察,女主是讨好型兼敏感型人格,没有主观判断力,本来工作生活一切正常,结果因为妈妈的养老问题去做保险,被支部长误导,出卖自己的身体去获得客户。因为作风问题被辞了以后又做了应召女,被有暴力的男朋友逼到有疯狂的想杀夫骗保的想法。

  害,真是一步错,步步错。整部剧看起来确实很压抑,女主压力很大,但是做保险这一行业,如果真的这么难其实也可以辞职啊,不一定非要从事这一行业,而且保险的压力也没有这么大吧?说实线后,谁的压力不大?上有老下有小,结婚买车买房。说到底,还是女主的内心还是不够强大,而且不会自我救赎,也没有判断能力,跟错了人。

  像苏明玉一样,跟对人,自己放过自己,原谅母亲,父亲。一步步变得更加强大,与过去的自己和解,我知道这很难,可能大部分人都活成了铃木阳子,但是还是得心怀希望,让自己强大不是吗?

  看完这部剧,我就感觉每个人都好孤独,进入后工业化的日本,存在很大一部分单身男女,因为压力大而不愿意成家,然后孤独终老,太心酸了。其实人在世上本来就是不断体验的过程,有泪有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也无可厚非,但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更多的感受人世间的美好,不要这么孤独,活出自己的人生意义!

  我有理由相信,就算是被置身于相同的条件中,绝大部分人也不会选择犯罪,选择去杀人。

  缺爱你就养男人,缺爱你就骗保杀人,缺爱你就杀你朋友仅仅因为人家“被妈妈爱着出生了”而你不是。

  没钱还自己掏腰包买公司的商品,没钱还给你妈一个月10万日元的赡养费,就为了让你妈表扬你认同你。

  找工作难?找工作当然难了。找工作对你这种人不难,就对于那些一直努力学习考证努力活下去的人太不公平了。

  你有资格穿西装进企业?你哪来的资本。被拒绝了你都没资格失落因为那就不是适合你的世界。

  无数人,为了生活哪里有时间去想有没有被爱,有没有被认同。无数人,能三餐吃饱就已经感激万分。无数人,即使不被父母宠爱也至少感激生养了自己,为了活下去自己去寻找生机。

  欠钱太多混不下去不知道离开东京?回老家随便一家便利店超市打工把工排满养不活你?

  看到这真的哭惨,阳子一辈子到底有没有爱情,神代真的可能是全世界最爱她的人了,但是阳子已经不是小时候的阳子了

  我跟你有相似的看法,结局有些突兀,明明是为了钱、自己的安全和自由杀男朋友,杀母亲。最后却回到家乡所在地开了个咖啡馆,是在匪夷所思!更匪夷所思的是竟然没人认出她!她为什么不跑陆?为什么不出国?为什么不整容嫁人? 结尾实在是不精彩甚至有些烂尾!

相关新闻
 

电话:

传真:

邮箱:

地址: